創新思維.以人為本.微笑環境.幸福經營
客服專線0800 809 990 週二至週日1200-2000開放 (若需轉接各店電話請耐心稍待,謝謝) service@dreambed.tw

悅夢床墊®看世界-(104年6月)

2015-6-12 相互尊重從自己做起 — 秋刀魚

悅夢床墊談尊重

前些時候,台北內湖據點發生了一些意外插曲。

有個現場試躺床墊的客戶,因為擔心買到黑心的床墊,所以和我聯繫請教了些床墊業界和製程工法的問題,我同時也提供他可隨時聯繫我的方式,告訴對方,若有任何問題歡迎在聯繫我,無論有買沒買,我很樂於分享。

事實上,綜觀所有網路上相關於床墊的知識與訊息,有太多似是而非,並且錯誤的訊息。

所以從經營悅夢至今,我也公開透明了不少床墊知識,所有悅夢網站內的床墊知識內容撰寫,也從沒假手他人或偏袒自己或任何業者。到目前為止的床墊相關知識內文,早已是數萬字以上。

連剛進到這個產業要做功課的新業者,我都看到許多直接採用我撰寫的知識內文、甚至調整修改一下就當自家的用。有些沒有修改就直接放上的都有好幾間,不過我從來都覺得沒關係,如果可以讓這個市場更透明、知識更正確,那對產業來說是很好的事情。

曾透過網路或LINE詢問,或曾到過悅夢現場或到其他床墊業者也試躺過的客戶朋友,大概就會了解,最沒有包裝和壓力的,我想應該就是悅夢。我們秉持微笑環境、誠實接待,甚至還對應客戶的需求,還常會推薦其他床墊品牌業者的建議。

如果要找一個床墊專售門市,你希望環境是簡單純粹,沒有壓力、沒有銷售謊言、認真的站在客戶層面設想的,坦白說,我對悅夢很有信心。

這些年的經營,悅夢的進步與日俱增、顯易可見,這一切只為了設身處地為多數客戶提供最踏實、最單純、最誠意的床墊品質、服務態度。

同時,因為市場的肯定,我也就能夠提供同仁穩定安心的上班場域,一份開心放心的工作環境,相處都能彼此愉快、彼此關心。我認為只要這樣努力,這就是對整個產業市場、甚至整個社會最好的報答、也能正向循環。

只要前提是,彼此互相尊重、進而互相信賴,這樣就能讓公司層面、消費者層面、工作接待同仁層面都能夠獲得好的成果,達到三贏。

但是上週發生的事情讓我很震驚,因為事後我才知道,當時到內湖店試躺怕買到黑心床的那組與我通話的客戶,現場想要議價、索取贈品不成,然後現場態度不友善的罵了”飯桶”兩字。 然後隔了兩天,我才透過其他人知道、調了現場錄影,才知道這件事情,因為現場接待的同仁不敢說,她認為畢竟是服務業,所以隱忍下來!

後來該客戶主動致電給我要做最後的確認購買,我禮貌的直接詢問他「當我同事照公司的規範禮貌告知的時候,她哪裡做錯,讓您這麼不愉快罵了飯桶兩個字?」

他回我說「那是誤會,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現在相信你們了,所以我想購買。」

我說「但對我來說,那很重要。 我可以理解你怕買到黑心床的心情,但請您體諒,悅夢每張床都代表了10年的承諾,您怕被騙,站在業者的角度和立場,也很怕接到不對的客戶。我看了錄影、看了同事難過,你覺得,我會相信你,還是相信我同事?再者,如果我們今天承諾你的特權要求,那我們怎麼對得起過去相信我們的好客戶?」

「悅夢床墊資訊公開透明,我們知道床墊就算剖開,一般消費者也無從辨認材質是否黑心。所以現在的悅夢甚至不只白紙黑字交待床墊內部資訊,還作到全國唯一可以公開查詢的溯源機制。那一間床墊品牌買床,您會知道他內部彈簧、床墊表布、內部墊材的規格或密度、型號、產地、出廠廠商?

我繼續又說「您要不要相信那是您的權益,也覺得不要緊,因為我們絕對尊重每個人有選擇的權利。但很抱歉的是,我們在意的也是公平,正因為我們對自己負責任的態度有自信,所以您有選擇業者的權利,我們也有選擇客戶的權利。如果在接待當時,彼此就沒有互相尊重的前提,我們沒有辦法賣您床墊,一旦賣了,我們卻因此可能賠上10年的服務成本和賭上未來的聲譽。

最後我拒絕了該筆訂單,同時將這個案例給我所有的門市接待同仁,讓她們知道只要踏實做事、按部就班,我都會站出來作為她們的後盾。也提醒他們記得,公平交易的重要。

服務業的核心是與人為善、設身處地,但不是犧牲尊嚴。也不應為了短期利益,犧牲長期建立的公司文化和信譽。我既是領頭羊,那我有責任維護好悅夢的核心,這同時代表對其他人的公平!

在國外,許多餐廳掛有"This restaurant reserves the right to refuse service"(本餐廳有不提供服務的權力);或是 "chef reserves the right to refuse the service of ketchup"(廚師有不提供番茄醬的權力)。因為這是一檔公平交易,雙方都應當有選擇權力。當然,如果是因為性別、種族、宗教、性向等原因淘汰客人還是違法的,但重點是,國外餐飲服務業並不需要覺得自己必須是謙卑的,或是比顧客低一階的。

更因為悅夢過去到現在有太多的好客戶朋友在支持、鼓勵、相信著,所以我們更應該做好”公平交易”的原則,不僅僅是對自己交待、也對所有的好客戶朋友交待。

其實我書沒讀很高,也沒什麼大學畢業,我個人的求學過程還算蠻荒唐,現今所有悅夢同仁的學歷其實都比我高。但是,我真心認為,彼此尊重真的是我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份道理,無論書讀多少、錢賺多少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希望不管是人生或是悅夢,都能盡力問心無愧!

我們很感謝大多數的好客戶朋友都能秉持相互尊重的原則,對悅夢的每位同事都能互諒互信予與尊重。但我同時要聲明告訴少數認為消費者就應該擁有比較大聲音量的人,我誠摯建議您可以找其他床墊業者,不需要將悅夢放進名單,因為我們是一間會對不合理態度SAY NO並拒絕提供服務的業者,我怕最後您會發現您浪費了時間在悅夢。

悅夢絕不驕傲,但是我們擁有很好的自信。這份自信緣由是因為我們清楚悅夢和其他人的不同在哪裡,踏實在哪裡,或許我們從沒主動說,但我們比任何人都清楚。

或許,對於這份工作,我真的有點天真的自以為是。但想想,我能夠堅持理想與夢想,這一切都要感謝所有過去到現在的客戶和所有悅夢同仁,謝謝大家~ 🙂



2015-6-5 生死的抉擇 — 秋刀魚
悅夢床墊談生死

生死應該是最近最夯的議題了,死刑存廢的討論見報於媒體、報章,甚至充斥了我FB的個人塗鴉牆。

每個人都義憤填膺,社會對於正義和弱勢的關注變多了,或許這不是件壞事。

對於生、死我有著比一般人深一些的想法,不只是因為遇到,更因為我的藏書就有很多生死觀的多元書籍,更因為大多的藏書家裡沒地方放了,都放生到悅夢新莊店的書櫃牆上去了。隨便捕捉我現在書桌上的部份書籍,談生死的書就抓出兩本。在我床頭櫃也躺著兩本呢..

但如果要問我,我是不是生死的專家,那可不是。誰是每天生裡來、死裡去的呢?我是平凡人,也不是什麼上帝神祇。

所以當被問”廢死”這個問題,多數人彷彿連回答都怕被貼上了標籤。其實廢死只是個對美好理想的憧憬,只是台灣廢死團體的做法太糟。

就未來面和道德面”支持廢死”不是壞事,但現在的台灣還不合適。然後好友想聽聽我的想法,彼此討論了解看看。

我說:「我們可以試著先問自己一些問題。」


如果認真要談廢死,那麼可以從死刑的意義是為了正義或是道德的觀點去審慎思考。我們先該問,是為了復仇、正義、或是讓生者安寧?

或許廢死的目的不見得是沒有死刑,而是要大眾思考 死刑在道德上的意義 和存在的目的為何?

讓我們問問自己幾個案例,如果有個連續殺人犯殺了3個人,請問殺的是無辜的婦女孩子和殺的是毒品槍擊要犯是否應有刑責上的差異?

被殺害的3個人如果都證實了同時是殺人嫌犯或是重大刑案服滿刑期出獄後的人,是否應該有刑責上的差異?

連續殺人犯如果是因為過去的經驗,是因為家人面臨同樣的事件導致有今日的結果,是否要面臨刑責上的差異?

如果是應該有差異的。那麼這樣是否公平?

古語說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指的是只論犯罪事實本身,這也是一罪一罰的原意,所以不論罪犯或被殺者的身份都應一視同仁。如果有差異,是不是代表了某種不公平的歧視?

如果應該是沒有差異的,捫心自問,如果今天殺人犯殺的是其他殺人犯,是否我們就不會像今天一樣這麼激動或對立?

如果殺一個人是為了避免造成未來的社會問題,出獄後不會謀害更多人,是為了拯救更多人這樣的邏輯成立。

那麼是不是代表,我們可以為救人而殺人,那麼醫的角度為何?是否可以找特定少數做涉及生死的人體實驗,只為了拯救更多人?

如果死亡是為了讓生者安寧,那麼犧牲人的生命讓生者安寧這樣的邏輯是否合乎道德邏輯?

法律只是一條執行線,而死的決定結果是無可挽回的,那要到何種程度即可以決定用他人的死亡安撫社會和個人的心境安寧?又要誰來判定?

而如果不是為了復仇,是為了不希望讓更多人受害,那麼如果有真正與世隔絕的無期徒刑,那麼死刑是否還需要存在?

如果是為了復仇和讓生者安寧,就能決定一個人的生死大權,在單純殺人的角度上,決定對方應該死亡的同時,我們是不是和對方一樣同時成了殺人犯?只是採用的工具不同?

如果說是為了拯救更多人,而不是為了殺人意圖而殺人,要看原始意圖本身,所以就會有其正當性。那麼大多的殺人犯都不是為了殺人而殺人啊,都一樣是為了復仇或自己的遭遇所以要殺人,不正是很多罪犯的寫照。

那回到原點,如果我們是受害人的家屬生者,因為復仇和不得安寧所以改變了自己,然後所以決定殺人,只是我們殺的都是罪犯或自認為殺的都是不可饒恕的人,那麼我們究竟該面臨什麼?我們有何不同?

長遠的目標來看,如果擁有好的配套和美好的未來,可以真正作到永久隔離,那麼廢死有何不可?但台灣的罪責制度使人詬病,對於證據確鑿的連續殺人犯除非有完善的隔離機制,不然的確留在社會造成的風險傷害實在太高。所以我同時也認為目前的台灣也還不適合真正完全廢死。

只是,其實決定一個人的死亡,從來就不應該是一件可以用情緒和效率輕鬆看待的事情,正因為生命有其重量,因此決定一個人的死亡更應該審慎看待,更不用說只要是罪犯都清一色都應該速審速決判死,這樣的言論有多謬視生命。

畢竟被害的人很冤,但被誣陷的人或許更冤!其實廢死原意要救的人是那些可能被冤枉的,而不是罪證確鑿的。當然台灣的廢死盟那種做法就不值得提了,沒多少人認同。點我看看這新聞,還記得有一部電影叫做綠色奇蹟嗎,這很可能是真人版。

人生本不是非黑即白,也不是非對即錯,更何況是決定生命的存續。

我繼續跟著問,以上的問題你有答案嗎?

我們真的都有答案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