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思維.以人為本.微笑環境.幸福經營
0800 809 990 客服電話開放時段:週二至週五1300-1800,其餘時間不開放 service@dreambed.tw

悅夢床墊®看世界-(108年3月)

2019-3-17 我要成為我自己- 秋刀魚

朋友問我說最近很少出聲,昨天寫了這麼長的產業勸世文呀!

昨天太氣了,所以才這麼尖銳請見諒,其實不管傳產如何沒落,好歹自己在這片土地這條船上,就應該說些話對得起自己的責任與專業.

有些認識我的老客戶,可能就很清楚悅夢這兒從以前就是這樣,除了公司的大小事情,更多是我自己的一些碎語.

我一向習慣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說自己想說的話、奉行自己的觀點與哲學在公司裡.

在進這產業前,大多賣床的人總有很多說法,睡不好、腰痠、睡眠障礙、打呼、背痛,後來還有聽過什麼促進細胞活化,好像床墊是什麼仙丹妙藥一樣,都不知道大家是賣床還是賣藥!

因為只要跟未來的生活、未來的健康、未來的孩子有關,很多人花再多錢都花得下去,所以當然要隱惡揚善阿~

我本來很怨懟怎麼這個產業這麼封閉,這產業的習慣怎麼讓人難以理解,直到花了幾年的光陰理解整個產業鏈,才發現這是惡性循環,不只是產業結構的問題,連帶消費者也有一定責任.

所以開始著手重新整理這些內化後的知識,除了給消費者看,也可以讓後進或承接產業鏈的大家有一個參考方向.

因此踏進這產業真心是為了一場改變,也為了想要做到自己相信的事情:

(( 就是說實話也能做生意,給市場正確的知識與教育,才能夠開始重新好的循環 ))

可能很多不熟的人會不相信,畢竟一般來說做生意就是為了錢,不然還為什麼?

但熟識的就知道我一向覺得有飯吃就好,但責任與信念得放在收益之前,真的要取捨,我絕對豪不猶豫的賠錢.

北區熟識工廠圈自己有問必答也常常分享,不會認為人家就是要學要競爭,我當大家都在同片海上競逐海下寶箱,偶爾船長間聚聚分享各自的經驗.

之前廣播受訪的時候就說過 悅夢床墊只是我人生觀的體現,換了任何產業我都會用同樣的方式去做去努力.

就是把自己認為正確的責任和信念,永遠放在收益考慮之前,我想試試能不能。反正做不起來,就回去當上班族。

也曾為了正確訊息,不惜與別區同業言語針鋒,然後毅然決然就衝到台灣另一端去瞭解。

只因為希望正確的觀點與資訊永遠在獲利之前這份使命,希望正確資訊優缺能充分流通.

悅夢從開始到現在,一直都有一段公告:

((負責任的提醒您,床墊非醫療用品,並無法保證合適或改善睡眠要求,若有嚴重睡眠問題,請洽詢治療管道))

要知道賣你房子、賣你床墊、最好的方式是什麼?

是讓你有無限想像的空間,彷彿健康和睡眠都能因此解決,有想像和期盼的空間,用戶才能一鼓作氣的掏錢!

進這產業前,幾乎沒人在販售之前強調這段話,因為那等於是打破想像與期盼,等於是告訴客戶,這東西沒那麼神奇,花大錢也效果有限!

為什麼這麼執著要講清楚?

悅夢網站故事的起源是2009.10 從我父親的故事起頭.

然後在2017.12月,公司活得好好的,但父親的故事也結尾了.

年少的自己不是太懂事,直到父親病重和離世之後,才知道自己的人生觀其實受父親影響很深.

父親大病這段時間,我學到一件事情,人的意志其實比想像中容易趁虛而入,而往往這些伺機而入的訊息都很糟糕

我爸後期固定在洗腎,是比較嚴重的洗腎病患,但原本父親的糖尿病不見得會這麼快的面臨洗腎這件事情,然而卻很快地就惡化到要洗腎了,洗腎到最後當然就是人虛,也容易受到感染.

為什麼惡化?因為很多莫名的介紹與偏方,無論是不明的中藥、藥草還是任何密醫的偏方

我們沒辦法無時無刻在旁邊擋,更不用說老人家的固執是無法想像的.

也很難責備再深,因為回到他最深的期盼,不外乎也只是希望自己能好一點,能陪伴孩子、孫女久一點..

知道嗎?成立一間公司總有許多起源故事,雖說往往很虛假,但有著力點最好,例如因為受到什麼困苦和困擾,因而OOOO..

但有鑑於父親,我沒辦法接受自己成為這樣的人,也希望這個世界能盡量不要存在這樣的現象.

“因為父親的經歷,我恨透這種為達到利益而利用人心脆弱與期盼的一切行為”

其實我有身障手冊,是多年的重度睡眠障礙的身障患者,從開辦公司以來就是患者,大可以像一般生意人用自己的身份最有說服力.

但這些年從開始到現在我從沒用自己的手冊與身份當成公司的故事其中一環,也從沒有公開過這件事情.

為什麼?

因為床墊就是這樣而已,它是生活中舒適的一個環節與品項,但絕不會比日常生活習慣和有正確醫療觀念來的重要.

我做床從不缺舒服的床睡,就算說謊床把病變好了也沒人能確認真假,自己好也不見得就代表客戶會好,不會有法律責任

但我要說,床墊從沒把我的病醫好。床墊對我來說最大的幫助是,讓我認識了最重要的人與生活。

真的有病痛,要有正確的觀念與恆心毅力尋求正常管道,而非信那些要你掏錢的風言片語.

我過去不只說過一次,悅夢不會是這個產業裡表現最好的,也不是業界最好的產品質量.

但我們始終努力成為最好和負責真實的,常認清自己不足的地方,才能有機會在未來站的更穩、走的更踏實

所以悅夢裡一切都很真實,包含我的人生與父親,包含我一向以來實質面對、實名具結.

你買床墊是為了哪個重要的誰,無論是自己還是家人,那背後的人永遠比你買哪一家業者、哪一張床更重要.

如同網站開頭和過去常說的,我從不介意你們要不要跟悅夢買床,我喜歡一切的決定都是真誠透明.

我也想再跟父親閒話家常幾句話,但是那永遠不會發生,過去的已然過去,不會再重新來過一次.

所以希望你們能從我、從悅夢這些年的故事裡,知道在生活裡,對你真正重要的人事物是那些..這比買不買床重要多了。

現在36歲的我要重新回學校去讀書了,深知自己還是要繼續努力,

繼續學習當一個懂更多、更理性、也學習當一個更能擁抱自己思考、不被生活中錯誤訊息迷惑的人,

我沒能耐對世界做出多大的改變,但我盡力作為,期待能用自己的故事影響身邊的人、讓身邊的人更好!

與悅夢的所有客戶朋友們共勉~

對網路床墊寢具募資的想法

*2019/3/21更新
原團隊已公開向消費者致歉未周全考慮及專業了解,故移除相關新聞,每人都有犯錯的時候,面對錯誤勇於承擔自省,值得肯定。故移除評論該團隊相關內容,只保留其他團隊尚待討論的內容。


去年應該算是募資平台寢具大放異彩的一年,必須承認第一時間看到這些募資的時候自己有專業上的盲點(以為現在民眾沒那麼好呼嚨了)。

畢竟10年前網拍剛盛行也充斥很多不實行銷,不同的是現在的網頁設計感變好,還搭上了蠻貴的價格,要買還要等很久。

醫生用實話踢爆募資說的謊言,總是沒有爭議。但工廠說實話,可能就怕變成詆毀和中傷,或是不給年輕人行銷創新的機會?所以沒人敢跳出來說。

少數募資的行銷真的過頭了,所以無論所有看到此篇的人怎麼想,我還是要用業內人的身分為產業出一份聲音。

其實賣得出去,就是該欽佩和學習的地方。本來能盡力賣高求得好利潤這是本事,也是各業者該好好學習的。

舉例來說,泡棉加床墊這設計雖不新穎,任何泡棉廠都能發出不同配方的泡棉。但凡能表達的好就是行銷好。畢竟對工廠而言實惠的泡棉加彈簧、實惠簡單結構的床也是床,交到網路家具、沙發、新創搬到網路能變成近2萬的床賣出,就是很棒的行銷。

不過最近有個找馬來西亞工代工的新創募資床文案說,最新自主研發的自適應結構記憶棉、有記憶棉的特性加上高密度泡棉的耐用度?

業內的人肯定一頭霧水,那一塊記憶泡棉不是自適應?再說透過獨家科技有慢回彈的效果。話說本來就幾乎每一塊記憶泡棉都是慢回彈。

雖到處都有慢回彈泡棉產品,大家看不懂是什麼獨家科技造成慢回彈?那就誰先說先贏囉!行銷成果往往不是誰先說,而是誰說的讓人信得最多,不管正確與否。

比如泡棉配方巧妙各自不同,有人加竹炭,有人加阻燃劑,募資文案可以說加了山寧泰就說不用加有害的化學物質。

這更絕了,何謂有害、何謂無害?

而且泡棉本身就是百分百的化學物質,難道加山寧泰抗菌劑的泡棉原料就不化學、不危險嗎?難不成可以喝?

過去我就曾寫過業者利用知識落差自定義有害無害的恐嚇行銷手法,其實是非常不公允和沒有品格的。後來也有業者因此受罰。新聞點此

所以關於自主研發?有專利嗎?專利在台灣嗎?專利名字是台灣團隊的名字嗎?

其實最糟糕的是,該募資文案內說台灣所有工廠充其量只能叫做組裝廠,組裝廠就是沒有研發能量,彷彿台灣工廠就是爛的意思。

照邏輯那馬來西亞的工廠也不是他們家的,那何德何能說自己自主研發?募資團隊批評台灣工廠非一貫廠,但團隊連工廠都沒有就能說自己有自主研發的能量?

那是不是工廠也能說,這些團隊連工廠都沒有,連經營10年也沒有,何來保固10年?廠家的研發能量和是否一貫廠本就沒有絕對關係。

其實要賺錢直說,何苦詆毀台灣辛苦的傳產陪葬?剛進產業的人因為在台灣工廠受挫,所以努力去找到馬來西亞願意配合本是好事。

為何要行銷成馬來西亞做出來的就叫有研發能量?台灣就沒有?

台灣床墊工廠因為市場規模關係,大多是和上游物料廠商一起研發,但只因為不是一貫廠,就代表沒有研發能量?

這邏輯可以通,席夢思第一個需要關廠。 而蘋果手機有自己的製造廠房嗎?有比鴻海大嗎?

要給消費者更多元的選擇,用好的文案說服消費者是一件好事情。

但為了達到自己的商業利益扯謊,還把其他努力在台灣存活的工廠拖下水陪葬,那是另一件事情。

台灣床墊工廠彼此間可能有競爭、有比較,但其實都有守在一條職業道德的線上,也不會大聲嚷嚷的批判整個產業沒用,大家兄弟登山各自努力。

這門傳產要中途轉進產業是沒那麼輕鬆,那是因為這行 很吃長期的信任和信用,從客戶端到工廠端都是。

當一個新團隊,沒有經驗,沒有信任,那間泡棉廠,那間彈簧廠,床墊廠會理你?

畢竟每間廠、每個師傅都是20年以上的歷史..在這世界上,這是各地都會有的現象。難道會寫程式,微軟就會因為自己跑去就敞開大門一起寫軟體嗎?

不能因為自己的條件不夠讓各個環節都能聽你的話,就闡述成台灣床墊工廠不爭氣沒有用,試圖用行銷話術試圖陪葬整個台灣床墊產業就是沒有研發能量。

這對在這產業裡動輒花上數十年的業者公平嗎?

如果真的夠專業,就會知道行銷要在什麼分際上,不知道分際就是不夠專業,知道還做就是刻意行騙。

募資和直播是很棒的事情,也是一波新風潮,但利用平台動輒拿產業批判陪葬,就不是那麼正確的事情了。

別忘了這個才蕃薯大的台灣,這些職人、這些環境,可是孕育我們成長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