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思維.以人為本.微笑環境.幸福經營
0800 809 990 客服電話開放時段:週二至週五1300-1800,其餘時間不開放 service@dreambed.tw

CSR社會責任-悅夢床墊

3月16日是 若雪‧柯利 殉難的日子。

若雪

出處: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十三年前,二十三歲的美國大學生若雪,和另外五位人權捍衛者,守住一個巴勒斯坦人家好幾個小時,懇求兩位以色列軍人,不要駕駛推土機剷除它。他們暫時保住了這家人的房子,但兩位以色列軍人卻把推土機筆直地開向站在屋前的若雪,不顧她揮舞雙手喊停,從她身上碾過一次、再一次,把她活活壓進加薩的泥土中。

她的朋友們向她狂呼奔去,瘋狂地把她從泥巴里挖出來。若雪的眼睛還是睜著,臨終前她最後一句話:“我的背斷了。”她並不知道自己身體多處斷裂。

美國姑娘若雪的慘死,如同許許多多的巴勒斯坦人喪生在以色列軍人的悲劇。若雪殉難十三年後的今天,以色列對巴勒斯坦人的種族滅絕未有稍歇。

若雪給父親最後的一封電子郵件,這麼寫:“對我應該如何過我的餘生,如果你有任何想法,告訴我。”

若雪今生已盡,她的問話似乎是留給活著的人。

我們能做什麼,在台灣?-悅夢已贊助

若雪 WIKI維基百科

她生於華盛頓州奧林匹亞,第二次巴勒斯坦大起義的高峰抵達加薩,起意於她大學四年級的指定作業、一項姊妹城市計畫,旨在連結她的家鄉和拉法赫。她投身國際團結運動,致力以非暴力行動,阻止以色列軍隊摧毀巴勒斯坦人的家園。

2003年3月16日、前往加薩不到二個月,科里在一場兩輛推土機與八名ISM成員之間、長達三小時對峙中喪身。

事發時,她身著亮橙色背心、揮舞著擴音器,試圖以肉身保護巴勒斯坦醫生Samir Nasralla一家人的住家,被以色列推土機兩度輾過,造成顴骨骨折、肋骨碎裂並刺穿肺部而死亡。

科里的確切死因,以及對推土機駕駛的咎責,受到高度爭論:目擊者表示,當時駕駛推土機的以色列軍人蓄意輾過科里,以色列政府則主張駕駛者因視野的死角而造成意外。

2005年科里的雙親對以色列提出民事訴訟,指控以色列官方未對科里的死進行完整、可信的調查,主張科里若不是死於蓄意謀殺,便是以色列軍方魯莽的過失致死。他們以象徵性一美元的求償,意欲為他們的女兒、以及她生前所捍衛的巴勒斯坦議題主持正義。

然而,2012年8月,以色列法庭駁回訴訟,決議採用以色列2003年的軍方調查結論,裁定以色列政府對科里的身故並無責任。此判決引起國際輿論對以色列司法體制公正性的質疑,並批評以色列官方對事件的調查企圖為軍方脫罪。

2010年3月,自由加薩運動組織將一艘貨輪命名為雷切爾·科里號,並將這艘貨輪加入援助巴勒斯坦的自由船隊,以紀念雷切爾·科里她對巴勒斯坦人民的貢獻。


2016-8-28 黑暗中上路,映後座談 -秋刀魚

黑暗中上路-映後座談

我以為只是應邀出席一起分享喜悅,被拉上了台要說話,真的始料未及。

這是協會的第一部紀實影片,真的謝謝手愛心的夥伴和台灣好青年基金會和導演的協助,電影真的感人又激勵人心。

冠良 在2014年認識,在哪裡認識?不是按摩,不是交際或商業場合,而是在PTT。他在PTT上PO了篇求援文,說哪怕生活快過不下去了,但還是想成立協會去帶領幫助他的同伴。但沒有資源,沒有經費,希望有人可以幫忙。

可想而知,會遇到一些衝擊的聲音,自己都過不好是要做什麼?有沒有立案?

我想這個世界是這樣的,批評的人多,關心了解的人少!說話大聲的多,實際去幹的人少。

然後文內有電話,我就撥過去找人了。冠良住新莊,我就直接去他家了。他說了很多很多,全盲也重聽的世界難以想像,我不是那麼懂他們的世界,但能從言語神情感受他迫切的夢想。

我是明眼人,能把握自己的機會沒什麼了不起。他是全盲又重聽,或許只差這樣一個跨出去的機會,就能開始實現完成夢想的開端。然後,雖說公司不大獲利也不高,但我還是奧援了很長一段時間的網路資源,經費贊助期望可以幫他好好把協會立案,不要再承受那些抨擊,也能透過協會給予企業所需的程序回饋。

成立之後,就算冠良很熱心的把我列為 手愛心生命飛翔協會 創辦的重要理事之一,我也一樣定期投入資源和捐款到協會,但仍不索取任何單據。我始終覺得相信的,對的事情有能力值得做就去做,沒什麼好在意一些繁瑣的抵稅,曝光或是回饋。

在帶冠良永全回程的路上,他們說 give543贈物網 小胖也提到我,沒想到大家都認識。我才說這樣想想好像認識的過程都很相似吼,很慶幸這些年來,我始終秉持初衷,沒改變過自己的做事方式。

冠良也因為築夢的過程很幸運的找到了協會的好夥伴,Yayun Chiu理事長,這一年多來,她沒有給薪的陪伴冠良,領導協會。熱心又善良!

對於協會,為了避嫌與誤會,我也從不參與協會內的事務。只在他們需要我的時候出席,聆聽,給予意見或是想想自己還能幫忙什麼!我做的比大家都少,只是在因緣際會之下幫忙起了個頭,走到現在,我反而覺得是協會的所有夥伴們給我機會,讓我看得更廣,學習的更多,更因此而激勵自己。

每個人都擁有夢想,只是我們可能被淹沒在生活的洪沫,忘記或沒辦法相信能做到些什麼。

還記得多年前在罕見疾病基金會的一個婆婆,她千里迢迢來參加練歌,鏡頭前問為什麼?她用著微弱沙啞的聲音說,我再不唱就沒有聲音了,我要努力留下聲音..對我們來說,簡單不過的聲音,就是她的夢想。

就像這部片裡呈現的,任何人都應該擁有造夢,追夢,築夢的權利與機會,哪怕是明人或是盲人,如果他們辦得到,那我們就沒有理由做不到。只是我們相不相信而已。

生活總是會有曲折,艱困或受難,但歷盡荊棘之後他們都能在黑暗中轉角遇見陽光,更何況是我們。

給社會一點關心,讓世界多點想像,給旁人一點幫助與瞭解,那麼受益的不是別人,而是我們自己!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