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思維.以人為本.微笑環境.幸福經營
0800 809 990 客服電話開放時段:週二至週五1300-1800,其餘時間不開放 service@dreambed.tw

悅夢床墊®看世界-(103年4月)

2014-4-9 四年後的悅夢.. —秋刀魚

打開電視,新聞或談話始終普遍是學運和藍綠或服貿的訊息,坦誠想想,真的覺得難道只要牽扯上政治議題,有分裂、有口水、有血腥諷刺才會有關心。

服貿不開,像悅夢這種不會出走大陸的中小企業來說,是既得利者的角色,因此在意見上本身就不對等和客觀,所以我實在不會有何意見。

但看著每一群人拉著民意、拉著全民、拉著民主為口號吶喊,我有種背離的冷漠與疏離。

究竟每一群自以為的代表了全部民意,為了私慾卻帶著公益旗幟的聚結,是什麼現象?

這場戲,我愈看著愈灰心,並不是這議題的內涵,更因為我從這議題看到了社會對於”價值”的狹隘。

民主的定義為何?是指多數人的意見嗎?有時候民主代表的是一種多數的暴力!

民主這名詞應該是站在”人權”的最基礎根基上,但是最後我們往往犧牲了人權。

台灣這個彈丸之地讓人失望的是,大多數的人沒時間獨立思考,透過媒體、透過政治分裂和情緒操作,作為出口,而這樣的方式始終仍然最有效獲得關注。

你罵藍綠、其實代表你關心藍綠,你罵大陸、其實代表你擔心大陸。你罵民主、其實代表你關心政治。

這代表我們的社會價值關心始終圍繞在上面的議題,而不是最基礎的人權問題。

不要說現在比以前進步,如果弱勢的人權始終獲得不了理解和關心,其實我們只是用自以為是的角度呈現了自以為民主的暴力。

當這個土地始終只關心以上的議題,那麼社會不會更好更進步,只會爛到根底,而我們還沾沾自喜。

民主從來不是只看重多數人的利益,而是要給少數人公平對待的機會,在最根本的人權問題。

所以我曾不只一次在公開場合、在公司內部表示對於多元成家議題的關心。

我是想著,當人民始終為了政治、為了情緒、為了自己的未來上街,其實不見得代表進步。

如果有一天我們上街是為了少數”他人”的公平對待,而不為了私利,這樣的純粹才叫希望,這裡才會是個值得驕傲又幸福溫暖的土地。

從悅夢剛開始時,我們就很關心CSR的議題,縱然那時的我們規模小的不能在小,但我仍無時無刻想著,怎麼樣讓悅夢成為一個社會企業,就算不是社會企業,也期盼能轉型成半社會企業。

甚至我曾經做了簡報,找了幾間公益機構,想要做轉型的計畫。縱然最後提案石沉大海,但我從沒有放棄過這樣的念頭。

大多數我們的客戶朋友都可以理解,在社會公益責任這條路上,我們不為了名譽,而是為了一份貨真價實的信念。

多數企業捐款是用淨利比例去捐,我們卻用營收比例去捐。多數企業是因為能節稅又能宣傳,而我們的捐款從沒有用過公司的名義節過稅,沒有大肆宣傳。

收到的感謝狀和感謝信很多,卻從沒有掛出來。我始終認為要做一件好事,單純簡單的初心絕對是最重要的。如果要號招大家關心注意,更應該維持純粹的初衷,才不會分散了注意力。

四年後的悅夢已經不是當時,現在的營運規模變大,壓力也變得更沈重。但那又如何,擔的下來就因為這裡是我們的理想、我們的家、我們的夢。

相較於多數廠商,總是在告訴所有人,自家的產品有多好?其他業者的產品有多貴、多糟?

這點從來沒有在悅夢發生過。因為我們始終有著單純一致的信念,堅持對的事情、正確的價值。

相較於多數企業,始終努力希望獲得更好的利益、擴大營運規模,搶得市場版圖先機。

我們卻始終想著,悅夢如何轉型半社會企業,能夠透過我們影響更多企業主、解決更多社會問題。

直到今日悅夢的觀點日誌侃侃而談經營了近四年,為什麼要這麼做?

只有一個原因,想作到和說出的每一句話、每一份心意都是貨真價實的,沒有虛應,也不為了什麼利益。

一年不夠、我們用兩年。兩年不夠、我們用三年。如果我們憑一己之力都能辦到,那有什麼企業或人能擁有不能的藉口?

幾年前,我就曾對同仁說,總有一天,我會辦到。我會讓所有人都知道,悅夢的價值和現今大多企業有很大的區隔。

在悅夢沒有「客戶至上」這種價值,買賣是相互尊重、並應公平的行為,只有「友善溝通、公平交易」是最重要的前提。

在悅夢沒有「成交優先」這種急迫,因為我在意理念與價值的優先,更甚於一切,不管我遇到多大的壓力。

2014年,今年我們不僅僅關心、不只是捐款,悅夢要一起成立一個公益單位,一個全國性的公益視障協會。很困難、流程很雜,要投注的精神心力很多、也要投注不少金額,風險很高,不一定成行。但不做,我們會後悔。

怎麼獲取更大的市場、關心自家的利益,我想是很多業者的心願。我很高興,那不是「悅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