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思維.以人為本.微笑環境.幸福經營
客服專線0800 809 990 週二至週六1200-2000開放 (若需轉接各店電話請耐心稍待,謝謝) service@dreambed.tw

關於秋刀魚..

秋刀魚

秋刀魚沒顧店,別到門市找秋刀魚喔,秋刀魚暫出沒以下頻道!  🙂

Podcast


認識秋刀魚

*-求學-*

我是個幸福且幸運的孩子。

如果要對年少輕狂時代做個總結,那就是以上那句話了。

總說好奇心殺死貓,若從小時候到現在,那自己一定是隻不只九條命的貓吧!

從小不安份,是個有強烈好奇心的,也有強烈自我意見的孩子。也因此在長輩學校眼裡,求學路上沒有很順遂。

國小成績名列前茅,但卻沒真的回家讀過書或去安親班,也沒認真寫過功課(所以字跡超醜😂),小學的課業沒有太多背誦,是理解了就容易自然記住的事。

國中就不同了,成績一落千丈,好多地理,歷史都是背科,所以背好就能解題,就能有分數。

沒認真背過書,成績因此不好了,也對課業沒興趣了,沒寫功課被打手心或體罰,反而省下很多時間呢!那時是這麼想的。

國中開始有許多更嚴格的規矩和課業規範,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態度帶到學校,就變成問題學生了。

老師:「為什麼不寫功課?為什麼要爬牆?」

我:「不喜歡抄寫功課,不知道有什麼意義?爬牆是因為想買熱狗吃,買完就回來了」

老師:「寫功課代表把應盡的學生本分做好,校規不能爬牆,是怕危險」

我:「學生的本分是什麼?是誰定的?有沒有做好學生的本分代表什麼呢?不希望爬牆,為什麼不讓我們可以去買外食呢?為什麼爸媽帶外食可以,自己買不行呢?這不是很麻煩家長嗎?」

諸如此類的問題從此變成問題學生了,記得當時流行分班,算是國中裡唯一待過常態班,資優班,放牛班,又回到常態班的學生了。

國二在資優班待了半學期,就被丟到放牛班去了。待放牛班是很開心的,和資優班那些同學相處雖然沒問題,但心裡總是格格不入。更不用說到了放牛班,再也沒有老師嘮叨了。

國三因為新聞出現了普遍很多家長的抗議,大概是指能力分班是某種不公和歧視。所以又全部回到正常班級了。

但國中最後一年大概是影響之後求學沒那麼順遂的啟始點了,記得國中畢業前,新莊中平國中我們那屆的數學老師,叫做熊。他一直對我們班採取放任的態度,也可能要畢業了終於爆走了….

有一天一個A同學撞到流鼻血了,B同學立馬送A去保健室,導致上課回來晚了。

熊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突然爆罵那個B同學說為什麼晚來上課,要去保健室也要先跟他說才對!

(問題那是下課時間,流這麼多血,難不成先等下堂課開始才問能不能去嗎?)

後來熊在課堂上大發飆,還罵班上父母不知道怎麼教的,整班都沒說話,罵著罵著然後就突然點名自己。

悠悠的站起來後…熊問:「老師罵你們有錯嗎?」

始終堅持沒說話….之後熊大聲斥責不說,那來前面,他來仔細問。

默默的走到了前面,他竟突然賞了左臉一巴掌。

然後他再問說不說,還是很不甘願的沒說話…接著右臉又被賞了一巴掌。

然後又繼續吼著,額頭也被大力推出去跌倒。

場面失控了,也剛好下課了,同學立馬帶自己離開…後面的事情也大概忘了。總之,接下來記得大多都是翹課和同學出去溜達的狀態。

那時候覺得上課不開心,所以在逃避吧!大概是在全班面前被這樣打真的很丟臉,後來熊有透過班導轉達那天的抱歉,不過就完全沒有理會。

不懂的是,身為老師在全班人面前自己錯還賞學生巴掌,卻連親自道歉的勇氣都沒有。然後連班導也只是轉達?

身為老師的大人,到底想要教什麼呢?

自此後,高中讀了四間,花了五年才在夜補校畢業。可能因為過去的經歷所以對於名為老師的人,覺得沒辦法信任。

發現這個世界,總是依循著某種之前留下來的軌跡走,卻不問為什麼,然後依循自己不知道答案的標準,去定一件事或一個人的好惡標準,去影響每一個孩子。

坦白說,當時覺得非常噁心。

當時大人們沒有答案,所以自己找,自己想,做自己,依循自己的方式當學生。

想當然,體制之下大概也沒有空間,所以從板橋豫章,復興商工,台北協和…最後在東海夜補校畢業。

父母竟也邊罵,就算不能理解,也邊容忍著這樣一直換學校,最後為了要我負責,只說,學費自己籌。

在邊打工的日子中,在沒規矩的夜補校高中畢業了,真的做好多工作。

電腦維修,品管,作業員,711,門市銷售,到後來還去賭場打工,東區蔣家,松聯,三廬當地角頭,因為好友們都是裡頭的小小螺絲釘,也就跟著一起打混賺些零花錢,順便看看他們到底是怎麼運作的。可能也因為這些求學的歷程,三教九流都沒少造訪過,就再也沒怕什麼事過。

說實在,最後在東海夜補校的日子大概是最開心的求學日子了,看到不同的人,不同的環境,也開始摸索到了像是答案的東西。

小時候,以為這個世界欠自己一個答案。

長大了,才知道其實是我們欠自己一個答案。


*-家人-*

從小,家裡就沒特別窮,也沒特別富有。記得老爸總強調兩句話

1,父母的責任只有養你們到高中畢業,然後你們要自力更生,父母也是自己拼出來的。

2,家裡不有錢,所以也沒有錢留給你們,父母賺的錢是自己要養老用的沒辦法留給你們。

自小是非常認同的,唯一有意見的只有爸常跟媽大吵,摔東西,然後周而復始的問我們:

如果離婚,我們兩兄弟分別要跟誰?

老媽總選弟,老爸沒有說,但知道他比較喜歡我。

maybe他大概沒想到搞不好自己才是讓他最失望的孩子吧!

自小就是夜貓子,老耗到很晚才睡覺,隔天努力遲到。就算是這樣,老爸在家,總也會特別出去買宵夜給我吃,說是自己想吃,但其實自己都沒吃…

而有一次,老爸又開始和老媽吵架了。這一次就沒忍受了,正值高中叛逆的時期。

當爸把媽推倒在客廳的時候,跳出去阻擋罵父親三字經,然後又被打了巴掌,我也回推了回去,本來要打架,但被老媽拉住了…

然後就離家了。說來好笑,離家去住很近的好友家,應該住了半年有吧,好友家人也是對自己很包容。

老媽很快就知道我在誰家住了,也沒多說,就是會偶爾通個電話,自己還偶爾回去拿個衣服,也和好友一起在網咖打工。這個離家出走雖不是很徹底,老媽也哭了幾次希望自己回家…

經過了些時間就跟媽說,回家可以,但這輩子我不會再叫他一聲爸。也麻煩他別跟我說話,我會當不存在。

沒想到我媽隔天就說已經和我爸說好了,叫我回家。

然後我就回家了….繼續那個平凡屁孩的高中生活。

應該有幾個月,再也沒和父親有過眼神交會或說過話。

唯一慢慢的…慢慢的想開的,是時間。

還有每天晚上10點多一樣會出現在客廳的宵夜…父親買的宵夜….

以前宵夜總是全家一起吃,而那幾個月是自己一個人,沒人出來打擾。當時也從第一天沒理會宵夜,到第幾天覺得餓,然後吃掉了後….

接下來幾天,依然一個人看著電視吃著宵夜。在安穩的家吃著最喜歡的宵夜涼麵。

有一天,就默默的哭了…哭得很慘很慘,哭的很久很久…..比現在慘多了。我想,爸究竟是什麼心情呢?

終於明白,跟那些家裡有點狀況的朋友比,自己真的是非常幸福的孩子……


*-工作-*

在求學時期,已經打工過非常多工作了,更不用說翹家那段時期。

想一下,在當兵前,有幹過品管員,倉管,包裝員,711,作業員,電腦維修,門市銷售,賭場零工,舞廳零工..每一份工作大概約莫3至6個月吧!

最長工作的時間耗在三重湯城園區,沒事就2號到18號大樓走一遍看看樓下佈告欄有什麼好缺可以試看看。

後來東海夜補校畢業,領到一份價值5年的畢業證書時,本來應該很開心。

結果竟然看到畢業證書上是寫夜補校同等高中學歷等字樣….突然覺得這樣以後怎麼找工作呀!

想想,贏不過大學生,還是找個技職專科來讀吧!就去報考了醒吾的私招,看來看去,覺得不遠又容易的樣子。也果真晃著晃著,也終於畢業了拿到專科的學歷。

然後就安心的走了….不是,是安心的去當兵。

當兵期間還接了幾個公益的報導攝影工作,美人晚點名啦,喜憨兒基金會啦,伯大尼之家,罕見疾病合唱團…這大概是自己對生命觀點和家人的轉淚點了。

這些孩子或弱勢,他們的心願往往只是我們平凡所及的事物和能力而已。而且活的比誰都認真。

當完兵後,也跳了不少工作呢!

首先是三洋的業務,三洋是老牌家電廠,業務應該不錯吧!結果卻出乎意料之外,因為這種家電業務是沒需要什麼開發的,進去後就是分配通路,管好通路而已…自己分配到了負責大同的通路。

通路很重要呀,嗯,不過真的跑起來才發現,負責通路的工作說起來蠻單純的。

資深的負責接單,安排出貨,協調優惠破盤時間大家別相撞。至於資淺的,就是成天背包扛著磁性貼紙去各大賣場回收優惠貼紙,和貼廣告貼紙。

大家如果逛賣場看到洗衣機,電冰箱上面有一些貼紙,什麼超冷藏保鮮技術呀那種的…就是我們的功勞呦!

然後問主管,我們身為業務就這樣嗎?這就找工讀生貼不就好了?

主管問:「業務應該負責維護好業績對不對?」

我「是呀」

主管:「那你想想如果全賣場的冰箱,洗衣機,冷氣貼紙全沒了,是不是每一台的辨識度就沒了。那對業績有幫助嗎?所以換的愈勤,業績會愈好喔!」

被說服了….然後又繼續貼了一週的貼紙。然後突然想,不對啊,主管哪有回答問題?

沒多久就自三洋離職啦!

接下來第二份工作是調圖師,公司有許多空拍圖,要負責把各個空拍圖連接起來,成為更大圖,這樣好授權販售。

然後問主管,如果都會了以後還能做什麼呢?主管就說以後就可以管磁碟陣列,然後就離職了。因為磁碟陣列其實算熟。

接下來想著要走管主機的本業還是繼續走業務呢?

台灣大和網站設計公司的JOB都中籤了,最後選了網站公司去上班。

做了幾個月,發現每個同事都很強,學的都好多還不斷進修…自己會1到2樣,同事會更多,而且做了三四年以上,待遇也就比新人待遇多個五千元..想著,這以後能養家嗎?

耗了好幾份工作,這麼多時間,月薪都在3萬2遊走,如果工作不喜歡有什麼意義嗎?

突然頓悟,為什麼要在本業領域追逐和同是本業的人競爭呢?這不是可能花更多心力爬的更慢嗎?

然後想通後再度離職了,這時從父母那得到一個1年換12個老闆的封號。

然後重新到要發展家用網路事業的台灣大應徵….最尷尬的是面試的,仍然是之前面試過的面試官。

結果還是拿到工作了。我跟老闆Ricky說,自己有真正的資訊背景能比一般的傳統業務更具優勢,也因此拿到JOB了。

這次,一待就扎實待了兩年,台灣大是個非常精實的環境,雖然工作難免有許多狗屁倒灶的事情,但卻也跳躍的成長了,而同梯的新人,包含之後兩批的新人都陣亡了…而自己很幸運的活著,在職的兩年內都是公司同組業務內的高標,那年27歲,年薪還行能接受。

自己很努力,總是比同事晚好幾個小時下班。 畢竟知道新人要追上進度就得花多一點的努力,那兩年台灣大的生涯也貨真價實的內化也學到許多系統化的觀念和做事方式。

順順的做,也以為那應該是會在集團裡努力往專業經理人的工作邁進了吧!

直到父親重病倒下。

心臟冠狀動脈繞道是大刀,心臟瓣膜置換也是大刀,更何況是兩個加起來都得勢在必行的手術,父親又有嚴重的糖尿病。

不動,等死;動了,可能直接死。

問醫生成功率呢?

朱醫師很踏實的說:「心臟手術沒有成功率,不是生,就是死。

這是人生中最無奈的時刻了吧!

永遠無法忘記在手術室外的那11個鐘頭,那是最折磨,離死亡最近的一刻了吧!那父親究竟抱著什麼心情進去的呢?

很幸運,手術順利。多了8年與父親相處的時間…

就手術成了那刻沒多久,之前幫忙的朋友找一起開業。

想想,這世上還有更可怕的失去嗎?就果決的開始準備,也和好友一起創業了,也想知道自己磨的如何了。

反正在公司也需要花這麼多的心力和時間,為何不自己闖看看呢?或許闖出一番成績來,也能給家裡更好的生活。更能掌控自己的時間與自由。

然後開業了,只是短短三個月就拆夥了,嗯,不是沒賺錢。

而是在自己努力之下,第一個月損益兩平,第三個月就完整的收益了。

但沒領薪水就是,朋友這時竟然說不該領薪水,要等到他把資金全回收才能領。

因為對這個認知有巨大差異,也與當初說好的不同,最後也是拆夥了。

拆夥也是學習,連對方的女友,叔公什麼鬼都會冒出來說條件,自己也真心學到,別跟一個沒有概念和判斷能力、價值觀沒確認過相近的人合夥。

最後還跟對方說,只要給份當初說好的薪水,未來你可以好好的當好乾領錢的股東。

但不知對方自信哪來的,竟然認為反正做起來了,他自己來銜接就可以…完全忘記當初一起合夥,是因為自己之前救了他的公司。

這是一份人生的學習,總偶爾想著,如果當時他仍然選擇當股東。現在會是如何呢?

也很感謝初次的合夥經驗是和短視的人合夥,能用最快的速度最小的代價驗證商業模式的本質與可行性。

如今,有能力照顧好旗下所有的同事與家人。也讓父親和母親為自己而感到欣慰。

能夠支撐起家人朋友和同事能夠安穩的生活,其實很有成就感

 


*-生活-*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過往,也有不同的故事和衡量。

感情這件事情,沒有人有什麼正確答案,只有屬於自己的答案。只是有時候連自己都不知道何謂正確,何謂答案而已。

對自己來說,凡只要能在閉眼前不後悔的生活選擇,就會是答案。

有幸於在愛中成長,雖讓家人擔憂了會,但總沒太歪。

在身旁熟睡的女兒,我們也努力讓她在更多人的愛中成長。

生活至此,本對孩子非常無感的自己,也終於理解孩子給自己和所有身邊的人帶來的幸福意義。

自己很幸運,傳承了一點父母的優點,在調皮地成長歷程學到了些機靈,有賴於父母的觀念傳承,白手起家的也早,生活還算過得去。

沒有財富自由,但其實只要知足,飯吃得飽穿得暖,有個安穩的家,安穩的收入,要致力於心的自由就容易的多了。

2020七月,公司新進了一位同事阿厚,感覺很像看到當初迷惘的自己,都要往40邁進了,對於事物的本質彷彿更清晰的多。所以就邊教邊聊。

經過時間的相處與聊天,不同世代年齡的衝撞與對話。工作也因此找到了新的方向可以嘗試。和同事在辦公室弄了簡單的錄音室做podcast,除了平常賴以紀錄的文字,更可以趁此時留下些聲音與不同人的不同故事,覺得很幸福!

最支持我們的來賓是很喜歡我們理念的暢銷作家條子鴿大師兄,同事問和暢銷作家一起錄音緊不緊張,其實反倒期待…除了死亡。生活上的未知,像自己這種好奇貓,永遠會奮不顧身的跌進去探尋。

活在人間,安於天地。

死為何時?終於天命。

我們永遠都不知道明天是什麼樣子,

但始終都能認真為自己準備好面對明天的心。


*-同事-*

Kay,是第一位同事。

當時自己一個人幾乎全年無休的把一切都打理準備好後決定複製展店,第一個同事就是Kay。

第一次見到她,她很樂天積極的說,她有努力看我的信,覺得很感動,很希望可以一起當同事。

第一次上104徵人的時候很怕找不到人,所以打了好長的一封信,希望讓對方認識我。

然後開職缺後10多天,沒有任何消息,終於在某一天接到要應徵的電話,而且聲音很精神,還說看了信深受感染,希望能夠來面試,當下真的非常感動!

原來,像這種把缺點都載明得很清楚的職缺,還是會有人上鉤的,之所以感動,因為我只有接到這麼一通電話,那就是Kay。

第一次面試,大致上了解了她以前在電信業工作,做銷售後轉作人資,公司派她去哪裡,她就去哪裡租房子。

經過一番聊天,大略知道了過去的工作經歷,也大抵上知道了kay很努力,但生活總不那麼輕鬆。

家裡環境不那麼好,也沒有她的位置,因此四處為家,也總為生活掙扎。

當她說很想和我當同事,想要這份工作和我一起闖的時候,真的是神采奕奕。

Kay無論從電話的口氣和實際懇談,總是很精神。

能感受Kay生活不易,但始終維持這份精神和活力,就覺得就是她了。很合適理想中的同事樣貌。

Kay很樂觀吼,不,其實沒有覺得她很樂觀。

自認為自己對人事物保有一定的觀察與判斷力,Kay是那種生活總要過,有時候那份灑脫與樂觀,是一份不得不的選擇的那種樂觀。

腦袋快速流轉著,這個四處為家,台灣各處都努力過的女孩大自己一歲。Kay是那個就算不開心,也要咬牙走下去的孩子。

我跟Kay說:
「這是我第一次展店,我會教妳所有的細節,也不知道以後會怎樣,公司規模不大,無法給予動聽的職位與優沃的待遇,但希望帶給妳單純快樂、溫暖踏實的工作環境。

已準備好面對一年的虧損,妳也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若這樣熱情經營的我們,終究無法存活,那該給的不會少給,是公司對不起你、那時,希望妳能原諒」

Kay依舊很開心的接受這份JOB了。

問Kay說,需不需要上工以後很快就給妳薪水,可以拆成每月5號和20號給妳,這樣在妳前期是不是會輕鬆些。

Kay爽快的說好呀!

新的分據點正式營運忘記前幾天和Kay要再複習時,Kay還少了顆門牙,說吃豬腳不小心犧牲了…

這一幕少門牙的畫面永遠記得…還特地讓Kay不用擔心費用問題,快去補起來 Orz

很幸運的,分據點營運三個月後開出紅盤,一切順利…Kay 2012年的一天還寫信說謝謝,以前生活有點苦,而公司是她真正的第二人生。

跟Kay說「我們都不是含著金湯匙出身,也是勞動基層出身,也曾經在工作對錯之間矛盾與游移,矛盾一日日加深、我也告訴自己只能沉潛努力養成獨當一面的能力。

所以我告訴自己,在開創的路上,如果我可以找到夥伴,我一定盡力彌補我那時想要的工作環境。

我也告訴自己人生就這一趟,就算跌倒也不算真正的失敗。

真正的失敗,是從來沒有踏出去過,真正的失敗,是從沒有努力過。

我們終要能成為一個擁抱著客戶信賴與支持一起成長、一起見證的真實品牌。

沒有背景、沒有資源,就是一個從零開始的真實故事。

也可以因此告訴每個朋友,正確的堅持人與事都有機會可以成功,我們都應該更相信人生中的可能,更勇敢的為自己努力。」

其實公司裡的每一個人都是一本故事,Kay也一樣。

Kay的父親因為被關,重男輕女的家裡也沒有她的位置,感情路上也不那麼順遂。最後一段感情,連安身立命的房子都失去了。還好之前公司風險規劃時有些預感,也早提前幫Kay備好了宿舍,解決了Kay的落腳處問題。

當Kay打來說勞退要自行多點提撥那天,想著Kay一定是在為以後打算了。但勞退能讓Kay安多少心呢?

員旅那天就把Kay招來聊聊,跟Kay說,妳遇人不淑不要緊,妳最努力也跟著我最久,我有個想法妳聽聽,所有同事背後好歹都有個安穩的家。

妳缺的只是一筆頭期款,公司先幫妳出頭款,明年一起買間10年內屋齡的小2房給妳好不好。

然後Kay就哭了…我知道她同意了。

跟朋友聊這件事,他說好貼心,他說這樣Kay一定不會離職的。

我說,其實公司是公司,不用跟一輩子啦,哪裡有更好的去處就去哪裡,公司是自己的責任,如果外面更好就儘管去,也該為同事開心,要跟公司沉船只需要有老闆,其他都不是同仁的責任。

其實有時候想做一件該做的事情,只要代價付得起,而且會因此而心安快樂。

那就值得!

我沒打算也沒能力拯救全世界,也不是聖賢,只願身邊這個小小家園裡的小花小草都能平安。

每一顆小花小草都是故事,都是篇章,都代表每一個活耀的生命。

這份再平凡不過,每日微笑的日常,期待每日窗外灑落的大片陽光,就是我的日常。

有機會當一個園丁看著大夥成長,常常覺得自己也再活了幾趟,其實幸福的是自己。

該說謝謝的也是我。


*-期盼-*

還記得一再被慰留,最後仍毅然決然從台灣大離職那天,對自己很好的老闆Ricky說:「你的個性不適合創業。知道為什麼嗎?」

「為什麼呢?」

Ricky:「你太固執了,做生意只憑理想抱負的心情很難的,個性又溫,沒有郭台銘的狼性野心,生意難長久。如果在外面不開心,就回來找我,這裡總有道門為你開著。」

不覺得老闆是在看衰,其實那是良善的提醒和關心,也更提醒了自己出去闖,除了要有充足的準備,更要有破釜沉舟的決心。

如果要說從業到今天,關於公司企業的經營角度和管理面,都從Ricky處長上學習到很多,真的是貴人。

人在不同的位置,不同的環境時空下,那個學習的進程真的會不一樣。尤其當身兼主掌公司營運成敗和自己飯碗時,片刻都會面臨很多選擇。

身為主事者自然能夠理解為何有些人開業的選擇很煎熬,甚至可能得違背初衷了…出外,不就為了混口飯吃嘛…

還好準備還算周全,自己各部分的領域能力都懂那麼些,也能省下不少錢。開業有沒成是對自己交待,再輸只要家人在,也算不得什麼輸了。

自從經過那場父親的手術後,突然覺得人生就帶些豁達了。

我們的人生總是在自己的故事和別人的故事中成長,偶爾當當主角、大多當當配角,只要一口氣在,那就照自己的價值過活,總想,這樣有天進去病房時,才不會太多遺憾。

所以在公司裡,自己就是那個最牛脾氣的人了。每次遇到高風客(高風險溝通客戶名單),或同仁受到不平的對待,自己總是那個跳出去承擔的人。

以客為尊,這件事情總不在字典裡。總覺得人與人之間是相互尊重,沒有誰高誰低,誰尊貴誰卑賤,誰富有誰貧窮。

我們盡力接待善意款待來的客戶朋友,但若帶著你賤我尊的態度來,就會有許多SOP請對方離開。

自己希望有那麼一間自己的公司,不需要公司很大或很小,要賺很多錢,只要有那麼一個地方,能在每個人的三分之一的工作人生都很自在的地方。然後我們盡力提供誠實的商品,客人公平的選擇合適不合適,我們一起決定是否締結這份凝聚信任的交易。

這樣的公司能活著,我幸。掛了,我命。

還記得開業前幾年,客戶總問,那如果買了,但你倒閉了怎麼辦呢?你會不會倒?

自己總說:「也是有可能呀,當然也不想,所以我們會努力。」

客人也問:「你們家產品有什麼好的,為什麼要買你家的產品?」

「我們家的產品沒特別好,就像載明的白紙黑字那樣,好要怎麼定義呢?再說,你們當然可以不用買呀,廠商這麼多,找合拍的買就好了呀。如果你會問這樣的問題,更代表了你目前還不該買。」

客戶買不買床其實不要緊,重要的是對不對得起自己的良心,畢竟人生或是事業要由謊言和話術堆積,真的是很累人的一件事情。

總想,這輩子只要不欠人,不貪,不用靠接濟過活,只要踏實的做好對的起自己心意的事情,那就不受任何牽制與衡量,不用昧著不安說話。

日前新成立的茶魚飯厚Podcast頻道和條子鴿聊完,問他離開警界的原因,毅然決然的原因是因為父親的原因,和自己一樣。

他說:「為了國家社會的期待過了要半輩子,最後連父親最後一面都沒見到。這輩子在辦過的大大小小刑案或往生家屬裡,我沒對不住任何人,都有為他們陳冤得雪,結果最對不住的是父親和自己。現在,我只想為自己好好活一場..

聽完真是無比的感傷,也突然覺得自己無比的幸運…

我想,我們總在別人的故事裡感傷,在自己的故事裡成長。

希望有緣看見的朋友們,都能不枉的為自己活一場,那麼當我們輕輕地不知何時把這本書闔上時,都能不帶著太多悔意離開。